Exodus 1.1 - 如何在移民中建立积极心态?

在我们准备技术移民的过程中,难免会遇到种种坎坷,所以尽早建立积极心态就尤其重要。以我的亲身经历而言,相较于留学申请,技术移民的心理挑战要大得多,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干扰因素: 政策的不确定; 时间的不可控; 工作的不确定; 签证的不确定; 挑战的不舒适; 离乡的不舒适。 这些干扰因素往往会导致我们的战线拉得更长,所以我们也更容易疲惫,甚至会迫使我们放弃。所以我们需要尽早建立积极心态,并尽可能在准备过程中保持良好心态。

Exodus 1.1 - 如何在移民中建立积极心态?
Photo by Tim Mossholder / Unsplash

在我们准备技术移民的过程中,难免会遇到种种坎坷,所以尽早建立积极心态就尤其重要。以我的亲身经历而言,相较于留学申请,技术移民的心理挑战要大得多,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干扰因素:

  1. 政策的不确定;
  2. 时间的不可控;
  3. 工作的不确定;
  4. 签证的不确定;
  5. 挑战的不舒适;
  6. 离乡的不舒适。

这些干扰因素往往会导致我们的战线拉得更长,所以我们也更容易疲惫,甚至会迫使我们放弃。所以我们需要尽早建立积极心态,并尽可能在准备过程中保持良好心态。

挑战因素

1. 政策的不确定

各国的移民政策并非铁板一块,不少国家的政策经常调整。战线拉长之后,我们就很难不触雷。

举个例子,去年新加坡的 EPSP 的最低薪资要求涨了两次,最后涨到了4500新币。假如我们面试是在十月前,谈妥了一个 4000新币的薪资,而申请签证是在十月之后,那么就不符合 EP 的最低薪资要求,所以要么被拒,要么需要和公司重新谈薪资。

还有一种是隐性的变化。不少国家的签证是打分制,尽管都有最低分数限制,但达到最低分并不一定意味着我们能获得这一签证。我们的获取资格取决于同一批次申请人的整体得分情况(百分比制或者限额制)。比如美国的政治情况恶化,导致很多原本打算申请美国绿卡的申请人都转投加拿大,那么基于打分制的加拿大 EE 签证就水涨船高。所以我们的分数在前面一年可以稳拿 EE,但是今年可能就拿不到这一签证。

政策的不确定性在疫情当下更为严重,比如不少国家禁止非本国公民入境,比如航班熔断。发生在我身上的例子就是,当时的出境航班已经大大减少,不少航空公司取消了直航航班,仅存的也是每周只有一班。等我飞抵目的地国后才发现,一天之后,我搭乘的航班被熔断了。如果没有赶上那趟航班,我可能需要再等一段时间才能出来。

面对这种不确定性,我们需要尽可能在短时间内,做好充分准备。

2. 时间的不可控

申请学校时有固定的死限,而技术移民却没有。有没有死限会带给我们不同的压力。以我自己而言,之前申请学校非常干脆,半年内就结束了战斗。而这次准备技术移民却准备了很久:最早有想法是在2017年底,真正完成战斗是在2020年底,整整跨越了三年。这绝对是一个反面例子:这三年中,我的心态一直在动摇,也一直在怀疑是否最终能成功。

如果你也想技术移民的话,建议给自己定一个明确的死限,比如在一年内完成所有流程,这样也能保证一个积极的心态。

另外还要考虑的是不同的流程对时间的要求也不一样,所以我们要尽早了解相关情况,做出相应的安排。比如申请加拿大签证需要学历认证和语言考试成绩:学历认证需要走 WES,这一认证所需周期可能很长,但是认证成功之后被加拿大官方认可的有效期是五年;而语言考试有若干选择,比如雅思的有效期是两年。如果我们的语言能力不错,可以在短时间内准备就可以拿到所需分数的话,那我们可以先准备学历认证,等认证差不多了之后,再全力准备雅思考试,这样也许就能同步拿到两个结果;反过来的话,可能雅思的成绩早就拿到了,但是学历认证拖得太久,反而压缩有效的申请时间。

针对这一情况,所以我们一开始要尽可能地充分了解技术移民所需条件的时间要求,然后制定合理的安排,最后紧紧根据这些安排执行。

3. 工作的不确定性

不像申请学校,所有对应的学校和专业都摆在台面上,每年开放的名额也比较容易获得。找工作就难得多,一个向往公司是否开放向往的职位完全是随机的,一个向往的职位也往往是随机的。这样就意味着,找工作需要面对更多的随机性。这样容易加剧我们的焦虑。

  1. 比如我们想移民去某国,但是某国对应的职位非常稀缺,那么我们是继续等职位开放还是考虑转行?
  2. 或者我们想去某家跨国公司,但是对应职位在我们想去的国家不开放,开放的职位在另一国家,我们是继续等待?还是先申请开放的职位再等待内部转岗到我们想去的国家?
  3. 再或者我们想申请的职位在目的地国只有非目标公司有名额,目标公司暂时名额,我们是先申请非目标公司的职位,还是等到目标公司开放对应职位?

这些都值得我们事先考虑,到底是等待最理想的机会一步到位;还是先做出适当的取舍,找到跳板再申请最理想职位。一般而言,如果是以移民作为终极目标的,可以考虑先做出一些牺牲(比如降薪,比如转行),先把自己弄到目的地国再说。等人过去了之后,也许会有更多的机会。

4. 签证更加难获得

先找工作还是先找签证,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,就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?不像申请留学,我们都是很明确地先去申请学校,等拿到学校的录用之后,我们再去申请留学签证。

大多数人的选择是找有签证担保的工作,这样找到工作之后,雇主就会帮你担保签证。可谓一箭双雕。可是有签证担保的工作相对稀少,而且竞争更加激励;尤其是在目前的环境下,这类工作更加稀缺,所以难度非常大。)

另一种策略就是先申请签证,再找工作。我有一位前同事就通过这种方式,获得了新西兰的签证,并成功找到对应工作,半年后把全家接过去团聚。当然很多签证取决于你是否有工作录用,所以这种方式的难度也非常大。

总之,先找工作还是先找签证,取决于具体目的地国的情况,建议做好前期研究,然后做好对应准备。

5. 走出舒适区的挑战

这里的舒适区包括很多方面的因素,比如有以下这些:

  1. 国内明确的晋升通道。一般而言,考虑技术移民的申请人都有过硬的职业技能,所以在国内已经拥有明确的晋升通道。很有可能在准备移民时,碰巧就有国内的新机会,可以升职涨薪;或者在准备过程中,我们不断遇到各种挫折,然后一个不错的国内机会找上门来,我们就暂停了技术移民的尝试;
  2. 国外陌生的生活环境。对于有过留学经历的申请人而言,这点倒不是很大的挑战,但是对于从来没有在海外长时间居住生活的申请人而言,这就异常困难了。
  3. 国外陌生的工作环境。对于在外企就职的申请人而言,这倒不是问题;但是对于不曾在外企工作的社情人而言,这可能就是更大的挑战性了。

针对上面这四种情况,我们也需要建立积极的心态来应对:

  1. 明确自己要什么?移民是不是我们在短期内最重要的人生目标。如果是的话,那么其他一切都可以靠边。而且我们要坚信自己可以成功;
  2. 可以考虑先去目的国旅游一段时间,尽可能呆久一点,看看自己能不能适应那边的环境。或者可以和在那边的朋友聊聊,看看是否有什么自己完全无法接受的点;
  3. 建议在工作面试时,尽可能地多向对方了解该职位的情况。你的面试官很有可能是你未来的上级或者同事,所以这样既可以了解自己是否和对方合得来,也可以了解整个团队的工作情况。如果你想去的公司在国内也有分支的话,可以考虑先申请国内的分支,一来可以了解整个公司的工作氛围,二来也可能有内部转岗的机会。

6. 离乡的不舒适

离乡之苦可能是移民之后每个人都会经历的痛苦,可能年纪越大,这种情况严重。我记得之前读书的时候只是觉得很难留下来,倒也没有特别想念国内;这回刚出来不久就有这种情绪了,尽管我自己觉得这回比上次更快地在融入本地。

  1. 思家的情绪。这是我们无法避免的问题。常言道,父母在不远游。我们准备技术移民的时候,往往会把家人考虑在内,或者我们无法割舍对家人的留恋;
  2. 思乡的情绪。比如好吃的,好玩的,这些可能在国外都不容易找到等价或者替代物;

当然我们也可以这么想:

  1. 移民国外不等于永远不回国。条件允许的情况下,可以把父母接过去长居;或者换了身份之后,再申请探亲签证/工作签证回来陪伴父母。所以这也不是一个死板的问题;
  2. 如果哪天财务自由了或者自由职业之后,可以考虑每年在国内待一段时间,两边都可以发展;
  3. 跨境电商也越来越丰富,可以找到很多之前找不到的玩意。比如昨天看到有人在英国买到了空运过去的新鲜春椿。

Recap

面对以上这些技术移民中的各种干扰因素,我们可以这样建立积极心态:

  1. 尽可能多地了解目的地国的情况,制定相应的计划;
  2. 明确自己的短期目标是什么,终极目标是什么,做出相应的取舍,然后坚定不移地遵照计划执行;
  3. 给自己设定明确的死限,比如在一年走完所有流程;
  4. 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,获得尽可能全方面提高自己的各方面条件;
  5. 可以考虑先去目的国待一段时间,或者和朋友多了解当地情况,看看有没有自己完全无法适应的短板;
  6. 在工作面试时,尽可能多地了解对方,看看团队和公司是否满足自己的预期,看看自己是否能够很快融入;
  7. 可以考虑先申请跨国公司在国内的职位,了解该公司的情况,也可能有内部转岗的机会;
  8. 做好家人的工作,可以等条件允许的时候,把家人接过去,或者换完护照之后,再回国陪伴家人。
  9. 如果实现财务自由或者自由职业,可以考虑每年在国内待一段时间,两边都可以发展;

针对这些,我们也会在后面的文章中介绍具体如何操作,所以欢迎大家订阅。也欢迎大家分享给身边的朋友。

Subscribe no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