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ekly

DPS 周刊 150 - 将善意传递下去

DPS 周刊 150 - 将善意传递下去

最近回母校看了看,距离上次回去已经六七年了。 其中一位老师的女儿已经博士毕业,开始博士后的旅程。时间真快,上次去拜访她的时候,她还在发愁,因为女儿想学医,而她觉得学医太苦。于是我建议可以试试 bioinfometics,这门学科当时正在高速发展,也许她女儿会感兴趣。就这么一个建议,他们后来欣然采纳。 其实回头一看,我收到过无数来自老师的善意: 当时准备出国读书的时候,上面这位老师问我学费够不够,不够的话,她可以先借我。我当然没有接受。 再往前,刚读本科的时候很迷茫,差点就想退学了,幸好遇到了一位外教,每次听她的课都很开心,还请我去她家吃饭。后来留学的时候还去拜访过她。 本科刚开始的时候,计算机课是外校的老师来上的。本身我对这课也感兴趣,于是每次课后都缠着这老师问东问西。以至于那一年蹭了不少午饭。最后申请留学的时候,还是请这位老师写的推荐信。 也是本科的时候,绝大部分课都太简单,无法激发我的兴趣。只有一门课有挑战,教这门课的老师自己还在研究一些不在课本上的内容。不知怎么的,我对这些内容更感兴趣,最后一年,在他的指导下写了第一篇 conference procesding 投了
Dr Selfie
DPS 周刊 149 - 一晃十年

DPS 周刊 149 - 一晃十年

我们读书的时候,因为是非常小众的专业,那一届一共只发了五个 offer,三个 MA,两个 MPhil。 报道的时候,三个 MA:一个英国人,一个丹麦人,还有一个罗马尼亚人;两个 MPhil,一个马来西亚人,一个是我。那个罗马尼亚人一问没有奖学金,当天就离开了。于是只剩我们四个人。 MA 是两个学期六门课,然后交一篇八千词的毕业论文;MPhil 是一个学期三门课,然后交一篇两万词的论文,都需要在一年内搞定。 学期过半,那个马来西亚人同时打三份工,然后拼命准备论文;我则选择放弃 MPhil,直接拿 PhD。 紧赶慢赶,那个马来西亚人赶出了毕业论文草稿,结果被她导师要求重写。她又在很短的时间内重写了一篇,每天都睡不了多久。 总算毕业后,她想申请 PhD 继续深造,请她导师写推荐信,结果被婉拒。退而求其次想做老师,结果我们的这个具体方向和教育占不了边,尽管我们大专业方向是可以毕业之后做老师的。 再后来,
Dr Selfie
DPS 周刊 148 - 跑步与写作

DPS 周刊 148 - 跑步与写作

村上春树写过一本小书《当我谈论跑步的时候谈些什么》,书名的灵感来自 Raymond Carver 的 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Love。其实这本书不仅仅谈论了他的跑步,还谈论了他的写作和他的人生。总之,这是一本内容极其丰富的小书。 村上春树庆幸长跑塑造了他,塑造了他的小说。他希望能一直跑下去,和长跑一起变老。他希望自己的墓志铭是这样的:村上春树,作者(跑者),至少他从没走过。 Long-distance running (more or less, for better or worse) has molded me into the person I am today, and I’m hoping
Dr Selfie
DPS 周刊 147 - 作家眼中的其他作家是什么样的?

DPS 周刊 147 - 作家眼中的其他作家是什么样的?

一个作家眼中的另一位作家会是什么样的?他们会惺惺相惜吗? 这是我一直好奇的问题,恰好 Paul Theroux 分别遇见了村上春树和博尔赫斯,并且在 Ghost Train to the Eastern Star 和 The Old Patagonia Express 两本书中花了大量篇幅记述这两段经历,让我们可以一窥 Paul 眼中的村上春树和博尔赫斯。 Paul 是在东京遇见村上春树的,彼时后者刚刚出版了 Andaguraundo,一本讲述1995年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的书。Paul 刚刚搭乘火车到东京,正想探索东京地铁,于是村上春树成为了他最好的向导,这也让 Paul 得以近距离观察村上春树: A healthy writer is an oxymoron. Yet Murakami has run twenty-nine marathons and competed in
Dr Selfie